.

妊娠期糖尿病孕妇血清中25羟维生素D3缺

北京中科医院几级 https://wapjbk.39.net/yiyuanfengcai/lx_bjzkbdfyy/

摘要

目的了解深圳地区妊娠期糖尿病病(gestationaldiabetesmellitus,GDM)孕妇血中25-羟维生素D3[25-hydroxyvitaminD3,25-(OH)VitD3]缺乏现状,并探讨其影响因素,为GDM孕妇是否需要补充维生素D提供理论依据。方法收集年2月~年11医院产前检查并确诊为GDM孕妇例为GDM组,选择同期来院产检的正常孕妇例为对照组,分别采用c全自动化学发光免疫分析系统检测血清中25-(OH)VitD3的含量,并对检测结果进行统计分析。结果GDM组孕妇25-(OH)-vitD3缺乏率为55.68?(/),明显高于对照组孕妇的34.68?(/),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3.,P<0.05);GDM组孕妇血清中25-(OH)-vitD水平为39.28±9.06nmol/L,明显低于对照组的58.24±16.52nmol/L,差异有统计学意义(t=2.,P<0.05);GDM组不同孕期血清中25-(OH)-vitD3水平均明显低于对照组孕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t=2.~3.,P<0.05),且各组中晚期孕妇血清中25-(OH)-vitD3水平高于孕早期,差异有统计学意义(t=2.~2.)。结论深圳地区GDM孕妇血清中25-羟维生素D3缺乏现象比较严重,且GDM孕妇血清中25-羟维生素D3水平明显低于正常妊娠孕妇。因此,加强GDM孕妇血清中25-羟维生素D3水平监测,对GDM孕妇能及时、准确、足量补充维生素D提供科学依据。

关键词:妊娠期糖尿病;25-羟维生素D3;缺乏;影响因素;分析

妊娠期糖尿病(gestationaldiabetesmellitus,GDM)是妇女在妊娠这一特定环境下所发生的糖耐量异常综合征,是妇女妊娠期内所发生的最常见的并发症之一,可导致流产、早产、妊娠期高血压、羊水过多、胎儿宫内发育异常及巨大儿等一系列妊娠不良结局的发生率明显增加,且GDM的发病率呈逐年上升趋势,对母婴健康造成巨大威胁[1-3],寻找GDM发病原因和机制是诊断、治疗和预防GDM关键。随着GDM筛查诊断技术的不断深入,国内外有关文献结论表明,25-(OH)VitD3水平普遍缺乏可能与GDM发病率高有关[4-6],但不同地区和种族人群GDM发病率及25-(OH)VitD3缺乏情况相关甚远。为此,本文对深圳地区例GDM血清中25-羟维生素D3水平缺乏现状及影响因素进行了相关调查研究,现将报导如下。

1资料与方法

研究对象收集年2月~年11月来医院妇产中心产前检查并确诊为GDM孕妇例,年龄为22~41岁,平均29.03±9.62岁。GDMSOCiationofdiabetesandpregnancystudygroups,IADPSG)制定的GDM诊断标准拟定[7]:孕24~28W实施75gOGTT,空腹、服糖后1h和2h血糖正常上限分别为5.1,10.0和8.5mmol/L,任一项异常即可诊断为GDM。同时选择同期来院产前检查的正常孕妇例,年龄21~43岁,平均28.26±8.57岁。所有研究对象均排除①孕前糖尿病、高血压、心血管、甲亢、甲减等全身疾病史;②调查期间出现其他严重并发症或合并症者;③服用过可能干扰糖、脂类代谢药物者;④患有精神疾病者;⑤严重营养不良者;⑥肝、肾损害而影响研究药物代谢者。确保两组的一般资料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同时本研究已经良者;⑥肝、肾损害而影响研究药物代谢者。医院伦理委员会同意批准及患者本人和家属知情,并签定知情同意书。

1.2仪器与试剂c全自动化学发光分析仪、试剂、校准品及室内质控品均由美国雅培公司提供。

1.3方法1.3.1标本采集所有研究对象均于不同孕期内采集静脉血3~5mL于一次性无抗凝剂的干燥管内,室温静置30min后于离心机内r/min离心3~5min分离血清用于25-羟维生素D3检测。

1.3.-羟维生素D3分析采用c全自动化学发光免疫分析法检测25-羟维生素D3含量,检测前对c分析仪进行保养、校准及室内质控检测,待室内质控结果在控后再进行研究标本检测,确保检测结果的准确性。所有操作均严格按照仪器和试剂说明书及科室内SOP操作规程进行。

1.3.3判断标准血清25-(OH)VitD3水平<50nmol/L为维生素D缺乏,50~75nmol/L为维生素D不足,75~nmol/L为维生素D正常,>nmol/L考虑维生素D中毒。

1.4统计学处理采用GraphPadPrism5统计软件对所测数据进行统计分析,计量资料采用平均值±标准差(x±s)表示,组间比较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采用率(%)表示,组间比较采用χ2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两组孕妇25-(OH)-vitD3缺乏率GDM组孕妇25-(OH)-vitD3缺乏率为55.68%(/),明显高于对照组孕妇的34.68%(/),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3.,P<0.05),结果见表1。

2.2GDM组与对照组血清中25-(OH)-vitD3水平比较GDM组孕妇血清中25-(OH)-vitD3水平为39.28±9.06nmol/L,明显低于对照组的58.24±16.52nmol/L,差异有统计学意义(t=2.,P<0.05)。

2.3两组不同孕期血清中25-(OH)-vitD3水平GDM组不同孕期血清中25-(OH)-vitD3水平均明显低于对照组孕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t=2.~3.,P<0.05),且各组中晚期孕妇血清中25-(OH)-vitD3水平高于孕早期,差异有统计学意义(t=2.~2.),结果见表2。

3讨论

维生素D(VitD)是一种具有激素样作用的脂溶性类固醇物质,人体中VitD主要通过食物摄入和紫外线照射下皮肤合成两种途径获取[8,9]。由于VitD受体(vitaminDreceptor,VDR)在人体内分布广泛,且除肾脏外其他组织内均含有25-(OH)D-1α羟化酶,使VitD除了具有调节钙、磷代谢作用外,还具有参与糖脂代谢、胰岛素合成和分泌、炎性反应、免疫及肿瘤的发生和发展等多种作用,参与多种疾病的发生。很多研究结果表明,妊娠期孕妇体内VitD缺乏或不足与早产、过期产、子痫前期及GDM等一系列不良妊娠结局密切相关[10-12],而25-(0H)D是VitD在人体内存在的主要形式,人体血清中25-(0H)D3含量的高低可以直观反映人体VitD储存水平,并且与维生素D缺乏的临床症状是相关的。因此,加强GDM孕妇血清中25-(0H)D3缺乏现状及影响因素调查分析,除了可了解GDM孕妇25-(0H)D3缺乏情况外,还可为探讨其与GDM发病之间的相关提供科学依据。

妊娠期妇女VitD缺乏现象比较普遍,有研究认为约95%的妊娠妇女存在VitD缺乏,47%的亚洲妊娠妇女存在VitD较严重缺乏[5]。本研究结果显示,深圳地区GDM孕妇血清中25-(0H)D3不足率和缺乏率合计96.22%,明显高于正常孕妇的64.85%,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提示深圳地区GDM孕妇25-(0H)D3缺乏情况比正常孕妇更为严重,这可能与GDM孕妇对葡萄糖不耐受及胰岛细胞分泌功能受损有关,因为VitD是葡萄糖刺激胰岛素分泌和维持正常糖耐量的必需物质,而VitD缺乏与人体对葡萄糖不耐受和胰岛细胞分泌受损有密切关系[13,14]。本研究结果还显示,深圳地区GDM孕妇25-(0H)D3缺乏率与有关文献报导的相一致[2,3,6,9,15,16],但正常孕妇血清中25-(0H)D3缺乏率明显偏低,这可能与所调查的孕妇人群预防VitD意识能力、生活习惯及环境等诸多因素不同有关。

25-(0H)D3是由维生素D在肝脏被25-羟化酶催化所形成的一种具有生物活性物质,与人体相关细胞表面受体结合后经激酶级联反应产生生物学效应,具体包括维持血清钙磷稳定、调节机体炎性反应及糖脂代谢等等[17-19]。国内外大量研究发现,孕妇血清中25-(0H)D3的水平与GDM发病有一定的相关性[15,20,21]。本研究结果显示,深圳地区GDM孕妇血清中25-(0H)D3水平明显低于正常孕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且孕早期尤为显著,与国内外有关报导相一致[2,3,6,9,15,16],这说明了25-(0H)D3水平与孕妇GDM的发病率有明显的负相关性,其作用机制可能与VitD缺乏通过破坏自身免疫系统、抑制胰岛素合成与分泌,从而促进慢性炎性反应,进而降低人体组织对胰岛素的敏感性,提升人体胰岛素的抵抗指数,加速妊娠糖尿病的发生与发展等有关[20-22],具体作用机制有待进一步研究。

综上所述,深圳地区GDM孕妇血清中25-(0H)D3缺乏率比较正常孕妇更为严重,且25-(0H)D3含量明显偏低,表明25-(0H)D3水平可能与GDM孕妇发病有密切关系。因此,加强GDM孕妇血清中25-(0H)D3水平监测,对GDM疾病的诊断、治疗、预防及发病机制的阐明均有重要的意义。

参考文献

[1]苏艺.OGTT血糖异常的妊娠期糖尿病孕妇的临床特点及妊娠结局分析[J].中国计划生育学杂志,,24(10):-.[2]卢云飞,纪美晶,王锐,等.孕妇基础25羟维生素D水平与孕中期血脂代谢及妊娠期糖尿病相关性研究[J].河北医药,,40(21):-.[3]繆珺.维生素D缺乏与妊娠期糖尿病发病的相关性研究[J].实用临床医药杂志,,22(17):-.[4]袁海琳.孕早期血清游离25-羟维生素D对孕前肥胖孕妇妊娠期糖尿病的预测作用[J].海南医学,,28(12):-.[5]白力伟,陆强,贾晓娇,等.孕妇25羟维生素D与妊娠期糖尿病相关性分析[J].河北医药,,40(17):-.[6]芦娟,陈渊博.妊娠期糖尿病与血清维生素D的相关性研究[J].数理医药学杂志,,31(11):-.[7]中华医学会妇产科学分会产科学组.妊娠合并糖尿病诊治指南[J].中华妇产科杂志,,9(8):-.[8]蔡芬.血清维生素D、甲状旁腺激素水平与妊娠期糖尿病的相关性研究[J].国际检验医学杂志,,37(15):-.[9]张雅君,赵丽,王若琪,等.妊娠糖尿病与维生素D的相关性研究[J].海南医学,,28(20):-.[10]王丽萍,黄金.孕期维生素D水平与不良妊娠结局相关性研究进展[J].实用医学杂志,,31(20):-.[11]杨丽霞.孕妇血维生素D水平的影响因素及维生素D与妊娠并发症的相关性研究[J].南方医科大学,,12(32):-.[12]谢诺.妊娠期糖尿病危险因素的分析[J].中国医科大学学报,,45(5):-.[13]ShiA,WenJ,LiuG,etal.GeneticvariantsinvitaminDsignalingpathwaysandriskofgestationaldiabetesmellitus[J].Oncotarget,,7(42):88-95.[14]ZhangQ,ChengY,HeM,etal.EffectofvariousdosesofvitaminDsupplementationonpregnantwomenwithgestationaldiabetesmellitus:Arandomizedcontrolledtrial[J].ExpTherMed,,12(3):-.[15]姜英凤,石祥,张静,等.徐州地区妊娠期糖尿病孕妇血清25羟维生素D3水平研究[J].中国药业,,27(12):80-82.[16]张翠媛,高锦雯,谭玲玲,等.妊娠期糖尿病患者血浆25-OH维生素D的水平变化及预测价值[J].临床医学工程,,25(7):-.[17]YoonHK.GestationalDiabetesMellitus,FetalGrowthandVitaminD[J].JBoneMetab,,24(3):-.[18]AkbariM,MosazadehM,LankaraniKB,etal.TheEffectsofVitaminDSupplementationonGlucoseMetabolismandLipidProfilesinPatientswithGestationalDiabetes:ASystematicReviewandMeta-AnalysisofRandomizedControlledTrials[J].HormMetabRes,,49(9):-.[19]TriunfoS,LanzoneA,LindqvistPG.LowmaternalcirculatinglevelsofvitaminDaspotentialdeterminantinthedevelopmentofgestationaldiabetesmellitus[J].JEndocrinolInvest,,40(10):-.[20]王甫娟.妊娠期糖尿病患者孕中期血清25-OH-VitD3与炎性因子、脂肪因子的相关性[J].海南医学院学报,,24(01):52-55.[21]Bentley-LewisR,HuynhJ,XiongG,etal.Metabolomicprofilinginthepredictionofgestationaldiabetesmellitus[J].Diabetologia,,58(6):9-.[22]闫辉波,栾海萍,张蓓.空腹血糖、血清维生素D在妊娠期糖尿病早期诊断中价值的研究[J].检验医学与临床,,15(supplI):-.

作者:庄丽颖,钟伟传,沈素晶,何宇巍,邓超

来源:中国优生与遗传杂志

版权归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转载请注明:http://www.cmvmc.com/wbqfzz/81645001.html